七分

安能摧眉拱手 与庸人结友
Pick艺兴和龙哥~微博是分开的~lof就混着来吧

又讀了一遍《我等你到三十五歲》,心疼,又無能為力,無法真正完全體會到他的痛苦,但是卻又一次感慨。其實當習慣了隱忍和接受,苦難降臨的時候是哭不出來的,所有悲傷淒涼都堵在胸口,連發洩的勇氣和能力都沒有,才更叫人心疼。
每當讀到所謂的悲劇,不管是旁人筆下的靈魂還是南康這樣真是存在過的人,當他們的遭遇觸動心緒,多多少少,我都會再一次對世界對美好對真情產生懷疑,進而對美好的期望少一點,以期苦難來時不那麽心痛那麽措手不及。但其實又何必,我們對很多事就是無能為力,對分離就是只能接受,然後默默在心底發酵,要麽釀成美酒,要麽把真心和希望腐蝕乾淨。
用情至深的人從來不掌握主動權,卻從來只捨得對自己殘忍。走到最後,那殘忍不關乎任何的報復,只是發洩而已。但是不是真的可以報復,誰知道呢?
我相信他的男朋友是後悔的自責的,也許有一點痛苦吧。情深不壽,但也許那些美好真的存在過,真的會在心上蕩出一圈一圈的漣漪,即使只有苦澀可以回味。
南康,南康白起,願你可以重獲新生,下一個輪迴里,願你被深情的愛和呵護,願你可永遠現世安穩。

评论